<noframes id="t91nd">

      <noframes id="t91nd">

      <noframes id="t91nd">

      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列寧是新聞工作者的光輝典范

      趙永福 傅顯明 · 2020-07-17 · 來源:《列寧與新聞事業》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列寧在他戰斗的一生中和報刊結下了不解之緣。報刊是他的重要斗爭武器。十月革命前,列寧利用報刊作為無產階級革命的巨大的鼓風機,宣傳馬克思主義,建立無產階級革命政黨,鼓舞教育群眾為奪取政權而斗爭。十月革命后,他利用報刊作為重要的思想武器,宣傳過渡時期新任務,組織生產管理和社會主義競賽,團結激勵人民建設社會主義。

        列寧是布爾什維克報刊的組織者和創始人。他把自己的一生獻給了革命,獻給了革命的報刊事業,報刊活動是他的革命活動的重要組成部分。

        自始至終把報刊當武器

        十九世紀九十年代在俄國歷史上是以工業的迅速發展著稱的。工業的發展刺激了工人運動的增長。在工人運動成為俄國政治生活中重要力暈的時刻,列寧開始了革命活動。他是從參加馬克思主義小組、寫革命傳單、出版宣傳品和小冊子開始自己的革命活動的。

        1893年,年輕的列寧來到彼得堡,立即投入革命宣傳活動。次年,他根據謝免尼可夫工廠罷工事件,寫了一個告該廠工人的鼓動性傳單。這是俄國馬克思主義者所發表的第一個鼓動傳單。1895年,列寧把彼得堡二十來個馬克思主義小組聯合成“工人階級解放斗爭協會”(以下簡稱“斗爭協會”)。“斗爭協會”是馬克思主義政黨的萌芽,第一次把馬克思主義和工人運動結合起來,奠定了俄國馬克思主義革命政黨和馬克思主義革命報刊的基礎。“斗爭協會”發行過七十九種傳單和小冊子。傳單把工人的經濟要求同反對沙皇的政治斗爭結合起來,在政治上啟發和組織.工人,促進了工人運動的發展。俄國社會民主黨的秘密報刊是從傳單發展起來的。列寧是許多革命傳單的作者,他寫的傳單和小冊子在工人中享有特殊的聲望。

        傳單和小冊子雖然受到工人歡迎,促進了工人運動的發展,但不能滿足工人運動發展的要求。列寧決定擴大出版活動,創辦“斗爭協會”的機關報《工人事業報》。以列寧為首的協會領導小組討論了創刊號的內容,列寧寫了社論和論文。出版工作一切就緒,但機關報未能問世。因為列寧及其戰友被捕了,準備付印的全部稿件被沙皇警察奪去了。

        由于彼得堡“斗爭協會”的推動,俄國其他城市的工人小組也相繼統--成為“斗爭協會”,并在1897年8月創辦了全俄社會民主主義報《工人報》。《工人報》在俄國社會民主工黨第一次代表大會上被宣布為黨的正式機關報。該報只出了兩期,其印刷所就被搗毀,準備第三期用的材料被奪走。1899年,《工人報》試圖復刊,邀請列寧撰稿。列寧在給編輯部的信中談到自己與編輯部合作的三個條件。并在為它寫的三篇文章中第一次提出了自己的辦報思想。列寧認為要辦好報紙,首先需要有一個思想一致的編輯部,編輯部和撰稿人需保持密切的聯系,對理論問題、當前的實際任務和怎樣編好報紙等問題有基本一致的看法。列寧還認為,必須公開反對機會主義的機關報,必須進行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宣傳,在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基礎上組織無產階級的階級斗爭,讓無產階級和一切社會主義者從革命理論中取得信念,運用革命理論確定斗爭方法和活動方式。但《工人報》未能復刊。

        1900年12月24日,列寧創辦的第-一個全俄政治報《火星報》在德國萊比錫出版。它擁有巨大的理論財富,為實現列寧的建黨計劃,為反對“經濟派”和其他形形色色的機會主義者,為聚集全黨力量籌備召開第二次代表大會,進行了堅決的斗爭。列寧在《火星報》上發表了許多有關黨的建設和階級斗爭的論文,評論了國內外政治社會生活中的重大事件,起了核心和主導的作用。他那樸實而明晰的見解,他那充滿義憤的火一般的言詞,成了召喚人們站到火星派革命旗幟下的戰斗號角。列寧的《火星報》是俄國社會民主工黨形成時期馬克思主義報紙的典范。

        繼《火星報》之后,列寧在俄因革命的不同時期,先后創辦和編輯過許多報刊。1901年3 月至1902年8月,馬克思主義理論政治雜志《曙光》,由《火星報》編輯部在斯圖加特出版。列寧為該雜志的第一期寫了三篇文章。

        1905至1907年第一次俄國革命時期,列寧創辦和領導了《前進》、《無產者》、《新生活》、《浪潮》、《回聲》、《新光線》、《視覺》、《工人的話》、《我們的話》等報紙。這些報紙都是適應當時的斗爭需要而創辦的。《前進報》、《無產者報》在國外秘密出版。《新生活》、《浪潮》,《回聲》等報紙在俄國國內公開出版。1905年群眾性罷工運動高漲后創辦的這一批布爾什維克合法報紙,在宣傳黨的路線、發展革命力量和號召群眾進行武裝起義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列寧為第一個布爾什維克合法日報《新生活報》寫的《黨的組織和黨的出版物》一文,是論述新聞出版物黨性原則的綱領性文獻。

        第一次俄國革命失敗,開始了斯托雷平反動時期。沙皇政府加緊迫害布爾什維克黨和黨報,這時黨又開始出版秘密報紙。在斯托雷平反動年代,列寧主要靠《無產者報》進行斗爭。《無產者報》是在俄國第一次革命開始走向低潮時創辦的,由列寧主編。它在嚴重的白色恐怖下,以大無畏的戰斗精神迎擊黨內外的形形色色敵人的聯合進攻,宣傳黨的積蓄力量準備新進攻的策略和任務。該報編輯部成了布爾什維克的戰斗司令部。

        斯托雷平反動統治時期的艱難日子加劇了黨內斗爭。一些不堅定的分子發生動搖。為了從工人中選拔領導者,教育新干部,把反對機會主義的斗爭進行到底,并以布爾什維克的革命路線教育全黨,列寧認為有必要創辦-一個秘密的通俗的布爾什維克機關報。1910年10月30日,列寧決定創辦的通俗報紙《工人報》在巴黎問世。列寧花了很大精力出版這個報紙。《工人報》在解釋黨內的斗爭狀況和分歧根源方面,在指明克服分裂和達到真正統一的道路方面,在反對取消派、召回派和托洛茨基分子的聯合進攻方面,在批判悲觀失望情緒和提高工人覺悟等方面做了許多工作,受到了1912年1月召開的布爾什維克代表會議的表揚。

        列寧在國外籌備創辦秘密的《工人報》的同時,計劃在國內辦一個合法報紙。由于列寧的努力,布爾什維克在反動統治的黑暗年代,在沙皇俄國的首都創辦了《明星報》。《明星報》以先進工人為主要讀者對象。在列寧領導下,它成功地進行了反對機會主義和沙皇專制的斗爭,宣傳了布爾什維克的思想和綱領,使廣大工人和地下黨建立了聯系,并為俄國第一個群眾性工人日報《真理報》的出版作了準備。列寧在籌備出版《明星報》時,還在莫斯科出版了布爾什維克的合法的《思想》雜志。他為有《思想》這樣一個馬克思主義的雜志而高興,為它寫了《我們的取消派》《論俄國罷工統計》、《論政權的社會結構、前途和取消主義》等重要文章。該刊出至第5期被封。列寧曾設想把它遷到彼得堡出版,但未能實現。事隔八個月后,列寧派專人回國籌辦《啟蒙》雜志。這個社會政治和文學月刊在批判機會主義、宣傳馬克思主義理論和教育無產階級先進分子方面起了重要作用。列寧的著名文章《馬克思主義的三個來源和三個組成部分》、《論民族自決權》就是在《啟蒙》上發表的。列寧很關心該刊的工作,邀請高爾基主持該刊文藝部,經常給編輯部寫信,指示編輯部成員一定要把工人團結起來,一定要把刊物普及到工人群眾中去。

        1912年是俄國工人運動偉大歷史轉變的一年。在新的革命高潮中,布爾什維克黨利用報刊作為爭取群眾的斗爭武器。一方面鞏固秘密的定期報刊,有計劃地印發傳單、宣傳品和小冊子;一方面加緊籌備合法報刊。原來供先進工人閱讀的《明星報》已經不能滿足要求了,必須創辦供廣大工人群眾閱讀的群眾性政治日報。根據列寧指示創辦的《真理報》于1912年5月5日問世了。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真理報》是“為保護黨性,為重新建立群眾工人革命政黨奮斗的核心”。“隨著真理報成長起來的有一整代革命無產階級,這一代人后來便進行了十月社會主義革命”。

        1912——1914年間,列寧雖然僑居國外,但非常關心俄國,同《真理報》保持最密切的聯系。他幾乎每天給編輯部寫信、寫文章,指導編輯部工作,幫助報紙搞好管理和發行。據統計,自創刊到1914年6月,列寧為《真理報》寫了二百八十五篇文章和短評。這些文章和短評論述了無產階級革命勝利的綱領,探討了馬克思主義理論和革命的戰略策略問題,總結了黨為爭取從資產階級革命過渡到社會主義革命而斗爭的經驗。

        《真理報》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夜被禁止出版,全體工作人員被捕,其中不少人被流放。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的新形勢,要求重新出版布爾什維克的中央機關報。列寧在國外緊張地進行活動,就報紙的出版問題給布爾什維克日內瓦支部作指示。1914年10月19日(公歷11月1日)《社會民主黨人報》在停刊了一年之后復刊,列寧任主編。列寧通過該報解釋了帝國主義戰爭的掠奪性質,闡明了布爾什維克黨在戰爭時期的綱領、策略和任務,提出了“變帝國主義戰爭為國內戰爭”的口號,闡述了社會主義可以首先在一國或幾國獲勝的著名原理。在列寧的領導下,《社會民主黨人報》高舉無產階級國際主義大旗,反擊沙文主義逆流,無情揭露了第二國際機會主義者的背叛行為。《社會民主黨人報》同俄國各地的秘密黨建立聯系,通過論文和材料指導地方黨組織進行斗爭。

        在此期間,列寧還在日內瓦創辦了《共產黨人》雜志、《社會民主黨人文集》,參加了國際社會主義青年組織聯合會機關刊物《青年國際》的編輯工作,為齊美爾瓦爾得左派理論刊物《先驅》雜志撰稿。

        1917年2月28日,彼得格勒的無產階級在具有革命情緒的軍隊的支援下向沙皇專制制度發起猛烈攻擊,沙皇政府垮臺了。3月5日,停刊近三年的《真理報》復刊了。列寧在國外寫信給黨中央祝賀《真理報》復刊。《真理報》發表了列寧在瑞士寫的五封《遠方來信》。在這些信中,列寧對當時的革命形勢作出新的評價,指出必須準備革命的新階段。他號召工人團結在黨的周圍,為爭取社會主義革命的勝利而斗爭。4月3日,列寧在長期流亡生活之后回到俄國。回國后,他立即參加《真理報》編輯部工作,幾乎天天在報上發表文章,有時一期發表兩三篇。據統計,從1917年3月初到七月事變,《真理報》共發表列寧的論文一百七十四篇。7月7日,臨時政府下令逮捕列寧,列寧轉入地下。在受到臨時政府迫害、處境非常困難的情況下,列寧繼續同《真理報》保持聯系,繼續為它寫稿。從7月6日至10月25日,《真理報》又登出列寧的論文三十三篇。

        在為準備和實現十月社會主義革命而進行的斗爭中,《真理報》發表的列寧的《四月提綱》和他在四月代表會議上的報告起了巨大的作用。《四月提綱》制定出了從資產階級民主革命過渡到社會主義革命的明確的革命路線,回答了俄國革命中的一系列問題。列寧在四月代表會議上的報告進一步發揮了在《四月提綱》中說明過的原理。會議決議擊敗了加米涅夫、季諾維也夫等人提出的機會主義路線,確立了列寧提出的爭取社會主義革命勝利的路線。

        9月中旬,列寧給黨中央寫了兩封具有歷史意義的信。提出準備武裝起義是黨的首要任務。他指示報紙要為武裝起義進行鼓動。在列寧指示下,《真理報》以它的高超的宜傳藝術宣傳了武裝起義的方針,在俄國無產階級奪取政權的決定性戰斗中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十月革命后,列寧立即領導了從根本上改造報刊出版事業及發展黨和蘇維埃報刊的斗爭。10月28日,他簽署了人民委員會關于禁止資產階級報紙出版的法令。11月4日,他起草了《關于出版自由的決議草案》,并在全俄中央執行委員會會議上就出版問題發言。1917年末,列寧指出蘇維埃政權的任務是組織競賽。1918年春天,在蘇維埃國家進入新的歷史時期、黨的工作重點共移的關鍵時刻,列寧提出報紙宣傳也要來一個歷史性的改變,使其“改變得適合從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的社會的要求”。列寧提出過渡時期報紙的基本任務和作用,為報紙宣傳的歷史性轉變指明了方向。

        十月革命后,列寧作為國家元首,日理萬機,不能象革命前那樣親自創辦和編輯報刊,但一如既往地關懷報刊工作。他仔細閱讀并充分利用報紙上的材料,熱情地對待報刊編輯部的詢問和請求。不僅如此,他還要求黨和國家工作人員經常給報紙寫文章,向編輯部推薦作者和材料。列寧視察編輯部,接見編輯、記者和報社工作人員,關心他們的工作和生活,同他們建立業務上和感情上的聯系。此外,還在黨的代表大會和人民委員會會議上討論報刊工作和報刊發展的迫切問題,參與擬定關于報刊宣傳的決議。第八次、第九次、第十二次黨代表大會都通過了關于報刊的重要決議。列寧參加擬定這些決議。不僅如此,列寧還領導了《貧農報》和《經濟生活報》的出版,通過談話、電話、便條、電報和信件等力式指導這些報紙進行工作。

        1922年5月5日,列寧的《<真理報> 創刊十周年紀念》一文發表在《真理報》第98期上。1923年春天,被病魔纏身的列寧已經不能執筆了,但他還口授了《論合作制》、《寧肯少些,但要好些》等九篇重要論文交報紙發表。列寧把一生獻給了革命事業,獻給了新聞事業。

        卓越的報刊活動家和理論家

        列寧是在新的歷史時期——帝國主義和無產階級革命時代開展報刊活動的。作為革命家——新聞工作者的列寧,在不斷參加報刊實踐的基礎上,豐富了辦報思想和報刊理論,把馬克思主義新聞學提高到一個新的水平。

        堅持黨性原則

        列寧對報刊的基本要求是嚴格的黨性方針。他關于報刊黨性原則的論述,是對馬克思主義新聞理論的發展,他堅持黨性原則的實踐,是無產階級新聞工作者學習的榜樣。

        俄國社會民主工黨創建時期,列寧就在《火星報》編輯部聲明中,對報刊的黨性原則作了精辟的論述:“我們不打算把我們的機關報變成形形色色的觀點的簡單堆砌。相反地,我們將本著嚴正的明確方針辦報。一言以蔽之,這個方針就是馬克思主義。”列寧領導《火星報》,在應該不應該和要不要遵守黨性原則問題上,同“經濟派”以及《火星報》編輯部內部的馬爾托夫集團進行了堅決的斗爭。列寧揭露“經濟派”的《工人事業》雜志高喊“批評自由”的本質和虛偽性,指出一切批評都是有階級性的,不能玷污自由這個偉大的字眼,黨報應有反批評的自由。當馬爾托夫在組織問題上的機會主義造成《火星報》分裂時,列寧毅然退出了編輯部。

        后來,列寧在各個時期領導的布爾什維克報刊中,都堅持了黨性原則。

        第一次俄國革命時期,隨著黨的合法報刊的出現,思想文化戰線上的斗爭更加激烈,各種機會主義者組成“無黨性”的大合唱,布爾什維克黨以“黨性”的最強音回擊“無黨性”的喧囂。列寧及時發表了《黨的組織和黨的出版物》一文。他從二十世紀初俄國的具體情況出發,第一次全面而系統地闡明了出版物的黨性原則。他認為;“出版物應當成為黨的出版物”,“報紙應當成為各個黨組織的機關報”,“寫 作事業應當成為社會民主黨有組織的、有計劃的、統一的黨的工作的一個組成部分”。

        列寧關于無產階級報刊黨性原則的這三點要求、關于新的歷史條件引起的出版物發展的新原則和改造清洗破壞黨性原則的寫作人員的論述,豐富和發展了黨性原則的理論。

        在列寧以前,沒有人論述實現報刊黨性的組織原則問題。列寧論述了與實現報刊黨性原則相聯系的重要組織原理,第一次鮮明地提出了“報紙應當成為各個黨組織的機關報”。他要求“一切報紙、雜志、出版社等等都應當立即著手改組工作,以便....使它們都能以這種或那種方式完全參加到這些或那些黨組織中去”,“出版社和發行所、書店和閱覽室、圖書館和各種書報營業所,都應當成為黨的機構,向黨報告工作”。這些要求為實現黨性原則提出了組織上的保證,保證了黨對報刊的領導。

        報紙除接受黨的領導外,還要接受“有組織的社會主義無產階級”的監督。無產階級報紙自覺接受領導和監督,是加強無產階級黨性的表現。

        列寧在闡述黨性原則的同時,對資產階級的絕對自由言論進行了分析和批判,深刻指:“在以金錢勢力為基礎的社會中,在廣大勞動者一貧如洗而一小撮富人過著寄生生活的社會中,不可能有實際的和真正的‘白由’。”對資產階級標榜的“出版自由”的揭露和批判,是捍衛黨性原則的一個重要方面。

        在斯托雷平反動年代,巳經轉到自由資產階級方面的孟什維克爭先跑進資產階級報刊的營壘,發動反對黨和黨的倫敦代表大會決議的宣傳。對黨員參加資產階級報刊工作采取什么態度,是黨性的重要標志之-一。列寧認為這是一個迫切的原則問題,把它提到了彼得格勒市黨代表會議的議程上。在會上,列寧就這個問題發表演說,堅決不允許社會民主黨人在政治上參加資產階級振刊,特別反對參加那些用無黨派外衣來掩飾反動階級本質的出版物。列寧指出,貌似非黨派的《同志報》,比公開仇恨黨的資產階級報刊給黨帶來的毒害更大。1907年11月,俄國社會民主工黨第四次代表大會通過了《關于參加資產階級報刊》的決議。這個決議是根據列寧在《黨的組織和黨的出版物》一文中所闡述的思想作出的。

        在反動勢力猖獗的日子里,布爾什維克黨組織和領導了地下報刊。《無產者報》和《社會民主黨人報》是兩個在國外秘密出版的黨中央機關報。列寧對波格丹諾夫在《無產者報》上發表修正主義貨色,對馬爾托夫、唐恩篡改《社會民主黨人報》性質、發表反黨文章的行為進行了堅決的斗爭,維護了黨性,純潔了報紙工作者的隊伍。

        在工人運動高漲的1912年,圍繞創辦新的工人日報的方針問題展開了一場爭論。取消派在阻止辦報失敗后,采取新的破壞手腕,建議辦一個聯合社會民主黨一切派別的通俗的無黨派的機關報。這是取消派企圖影響籌辦中的工人日報的方針的一個詭計。列寧一貫要求有正確的辦報方針,認為新的工人日報一定要以同取消派作堅決斗爭的精神來辦,認為報紙通俗化要有嚴格的、確定的含義,認為工人日報要經常吸引工人關心尖銳的問題,參加黨派的論戰,堅決反對取消派,捍衛布爾仆維克主義。關于工人報紙方針的爭論,是關于工人運動方針的爭論在辦報問題上的反映。布爾什維克黨利用這場爭論,進-步揭露了取消派,在黨性的旗幟下教育和動員了廣大工人群眾。

        1912年,第三屆國家杜馬滿期,布爾什維克黨決定利用杜馬講壇教育和爭取群眾。《真理報》為使稿件通俗易懂,在選舉之初,錯誤地去掉反對取消派言論的棱角,而不是向讀者深刻地闡明分歧所在。列寧因而批評說:“《真理報》如果僅僅是-一個‘通俗的’、‘正面的’刊物,它就會毀滅”,它回避急待解決的難題,對分歧保持沉默,就會“使自己成為枯燥、單調、索然無味和沒有戰斗力的刊物”。列寧特別關注《真理報》的政治傾向,關注它在斗爭中的表現,他說:“社會主義的刊物應當進行論戰”,要掌握斗爭的主動權,不能讓敵人先開始談論分歧,“應當明確地、沉著果斷地說:反對取消派”。列寧把黨性原則和對報刊的思想性的要求緊密聯系起來,在給《真理報》編輯部的一封信中強調說,我們希望的是有思想性的報紙,覺悟工人首先珍視的是機關報的原則性。

        列寧關于黨性原則的理論,是先進的社會思想和反動思潮長期斗爭的結果,是革命民主主義傳統在新的更高階段的繼續。他提出的報刊發展的新原則至今閃耀著不滅的光輝,指引無產階級新聞工作者前進。

        發揮“集體組織者”的職能

        1899年,列寧在給《工人報》寫的《我們的當前任務》一文中這樣寫道:“德、法等國的工人除了出版報紙以外,還有許多公開活動的形式和組織活動的方法”,而“在我們取得政治自由以前,我們必須用革命報紙來代替這一切,而且正是代替這--切。沒有革命報紙,我們決不可能廣泛地組織整個工人運動。”在另一篇文章《迫切的問題》中,關于從辦報開始來建黨的思想象紅線--樣貫串著:“只有貫徹政治斗爭原則和高舉民主主義旗幟的全黨機關報,才能把一切戰斗的民主主義分子吸引到自己方面來,才能利用俄國一切進步力量來爭取政治自由。只有到那時候,才能把工人對警察和統治者的敢怒而不敢言的憎恨變成對專制政府的自覺的憎恨,變成為工人階級和俄國全體人民的權利而進行殊死斗爭的決心!在這個基礎上建立起來的組織嚴密的革命政黨,將成為現代俄國的一支最強大的政治力量!”這是列寧第一次論述革命報紙的組織作用,這里實際上已經提出了報紙是“集體的組織者”的思想,只是不如后來論述得那樣明確和充分。這一思想在《從何著手?》和《怎么辦?》中得到了進一步的發揮。這兩部著作著重研究了報紙的組織作用,闡明了報紙能成為“集體的組織者”的思想。列寧把報紙的組織作用比作“腳手架”和“引線”。前者“搭在正在修建的建筑物周圍,顯示建筑物的輪廊,便利各個建筑工人之間的來往,幫助他們分配工作和觀察有組織的勞動所獲得的總成績。”后者被石匠用來“測定放置石頭的適當位置,指明全盤工作的最終目的,不僅使每一塊石頭而且使每一小片石頭都能得到使用,使它們相互銜接起米,形成一座完整而統一的大廈的輪廓”.列寧強調,一定要有一條“引線”和“腳手架”,才能把需要的建筑物——統一集中的革命政黨建立起來。

        在列寧之前,沒有人明確捉出“報紙是集體的組織者”這一論點。列寧首先指出,報紙不僅在革命群眾中宣傳社會主義思想,進行原則堅定的鼓動,而且還應該實現組織的職能。他給報紙職能下了一個經典的定義:“報紙不僅是集體的宣傳員和集休的鼓動員,而且是集體的組織者。”這對報紙職能完整而精確的概括,是對馬克思主義新聞理論的發展。

        列寧關于報紙職能,特別是報紙組織職能的理論有重大的意義。它使第一個全俄政治報《火星報》作為修建俄國社會民主工黨宏偉大廈的“腳手架”和“引線”,勝利地完成了任務。

        “報紙是集體的組織者”這一論點,除指出當時辦全俄政治報是建黨的實際步驟外,還有兩方面的意思:一,通過報紙的宣傳報道,闡明革命的形勢任務、工作方針和方法,指出整個革命事業的成績和問題,使革命事業各部分的工作者都意識到自己是在“行列”里行進,了解自己工作成績的意義,從而發揮組織者的作用。二、通過報紙代辦員的實際工作,直接發揮組織職能。既然代辦員是各地方組織的代表,他們就能從組織上把各個地方組織聯系起來,在沒有組織的地方建立新的組織。由于當時俄國社會民主工黨沒有中央領導機關,《火星報》編輯部實際上成了全黨的領導機關。《火星報》反對“經濟派”、討論黨綱黨章、籌備召開黨的第二次代表大會的斗爭實戰表明,革命報紙完全能成為“集體的組織者”。《火星報》既完成了作為黨的思想中心和組織中心的任務,又發揮了報紙的思想組織作用和報紙的具體組織作用。

        列寧關于報紙職能的理論,不僅在當時成了《火星報》活動的指導原則,而且對后來的報刊也有巨火的指導意義,成為一切無產階級革命報紙的指導原則。《火星報》的工作是實現“集體組織者”職能的第一個范例。繼《火星報》之后,列寧領導的《前進》和《無產者》等報紙也都進行了廣泛的組織活動。《真型報》更是一個巨大的組織機關,它在革命的口號下,把整個工人運動引上了新的革命道路。

        列寧是在參加群眾性工人運動和參加革命報刊活動的基礎上,提出報刊職能的理論的。他深入研究了報紙在工人運動中,在組織黨的事業中的作用,認為報紙的基本任務是組織無產階級的階級斗爭并領導這個斗爭,使無產階級取得政治權力,建設社會主義社會。

        列寧提}出了報紙職能的理論,揭示了報紙職能在不同歷史時期的不同內容和發展。十月革命前,列寧論述報紙的組織作用,是和俄國工人運動的實際、通過辦報建黨,組織群眾參加革命斗爭相聯系的。十月革命后,列寧在論述過渡時期報紙的組織作用時,特別強調報紙在組織社會主義競賽中的意義。列寧在《怎樣組織競賽?》一文中,強有力地發揮了社會主義競賽的理想,指出社會主義破天荒第一次造成真正廣泛和大規模運用競賽的可能,“當社會主義政府執政時,我們的任務就是要組織競賽”。

        列寧從社會主義革命勝利的新條件和新情況出發,說明有必要、有可能在全國范圍內開展社會主義競賽。他認為:社會主義建設加到勞動者肩上的,是偉大、豪邁和具有全世界歷史意義的組織任務。他們擔負得了這個任務。最重要的是盡量發揮勞動者在創造性組織工作中表現出來的才能,讓他們大顯身手。列寧指出,一定要打破陳腐偏見:似乎只有“上層階級”才能管理國家,管理社會主義社會的有組織的建設。

        列寧不僅提出了在全國組織社會主義競賽的任務,還指出了報紙實現組織作用的必要條件:公開報道、介紹一切成績,研究成功的原因和經營方法,把“資本主義傳統”的表現登上“黑榜”。

        既然社會主義競賽能喚起千百萬勞動者的創造性和主動精神,那它就一定能成為吸引他們參加社會主義建設的一種經常而有效的方法。列寧關于社會主義競賽的理論,關于報刊要組織、報道競賽的指示,在蘇聯社會主義工業化和農業集體化時期,得到了廣泛的傳播和運用。

        加強報刊的群眾性

        群眾性是布爾什維克報刊一切活動的基礎,是最重要的原則之一。

        早在《火星報》時期,列寧就明確地提出了報紙的群眾性問題。他在《火星報》和《曙光》雜志編輯部聲明中表示,一定要把機關報辦成一切民主主義者的機關報,號召俄國的社會主義者和覺悟工人、備受政治制度壓迫和有志于使俄國人民擺脫政治奴隸地位的人們都來支持刊物,都來揭露俄國專制制度的罪惡。怎樣才能辦成一切民主主義者的機關刊物?列寧認為要提出和討論一切有關民主的問題;要提出和討論一切政治壓迫事件,指出工人運動同各種形式的政治斗爭的聯系,發動一切正直的人起來反對專制制度。他還要求全體俄國同志把《火星報》和《曙光》雜志看作是自己的刊物,都來報道有關運動的消息,發表自己的意見,介紹自己的經驗,提出對文章的要求,對社會民主黨的刊物作出評價,總之,大家都來暢談對運動的貢獻和在運動中的收獲。這樣,就能辦成全俄社會民主黨的機關報。

        《火星報》是在國外出版的,列寧的全黨辦報、群眾辦報的思想當時在國內未能得到足夠的重視。總結《火星報》的經驗教訓,列寧在為《前進報》所寫的《給同志們的信(關于黨內多數派機關報的出版)》中,強調“一定要把機關報辦得使它成為俄國運動的機關報,而絕對不是一個國外小組的機關報”。要做到這一點,列寧說:首先而且最重要的是必須得到國內“寫作”方面的最有力的支持,即要有國內的同志參加寫作。要防止認為著作家而且只有職業著作家才能辦好機關報的誤解。列寧又一次提出辦報的群眾路線:“要把機關報辦得生動活潑,生氣勃勃,不僅需要五個從事領導和經常寫作的著作家,而且需要五百個、五千個非著作家的工作人員。

        列寧視文字工作為一般黨的工作的組成部分,希望所有把報紙看作是自己的機關報、并意識到黨員義務的人,永遠拋棄資產階級對合法報紙所習慣的那種想法:寫是他們的事,讀是我們的事。列寧認為所有的社會民主黨人都應當為黨報工作。他請求所有的人,特別是工人要給報紙寫東西,寫各種各樣的問題,盡量多寫自己的日常生活、興趣和工作。列寧還希望所有的人同報紙編輯部保持同志的聯系,報告消息、事實和事件,反映人們的情緒和運動的日常情況。在當時條件下,除通過頻繁的同志間的通信外,編輯部沒有別的辦法了解工人們的需要、要求、疑慮和不滿。列寧提醒要特別防止通信只由委員會和秘書掌管的做法,說沒有比這種壟斷更有害的了。他認為,在行動、決策方面必須統一,在一般互通消息和通信方面就沒有必要統一了。他指出:“常常是:比較‘局外的人’(遠離各委員會的人)的信特別有價值,因為他們能夠比較敏銳地感受有經驗的老工作人員習以為常因而不加注意的許多東西”。列寧鼓勵青年和一般工作人員更多地給編輯部寫信。

        列寧這封關于《前進報》的信,是系統闡述辦報群眾路線的重要文件。他突出地強調了報紙編輯部同廣大群眾的經常而廣泛的聯系。

        列寧提出的全黨辦報、群眾辦報的思想,在辦《真理報》時得到了充分的體現。這個供工人階級廣大群眾閱讀的日報,不僅是根據彼得堡工人的建議,而且是用工人們捐獻積累的基金創辦的。沙皇政府和資產階級臨封政府采取各種手段摧毀它,但在工人們的道義和物質支持下,它得以不斷更改名稱堅持出版。《真理報》越是受迫害,工人們越是支持它。在它最受迫害的日子里,工人們的捐款象雪片似地寄到編輯部。列寧很注意工人的捐款,特別重視工人團體的捐款,好幾次細心計算捐款的數目和地區,借此判斷工人運動的脈搏、檢查工人運動力量的分布、判明工人的情緒和他們團結覺悟的程度。當列寧了解到在不到兩年半的期間,有將近六千個工人團體為《真理報》捐款時,高興地說,這個數字在俄國困難的條件下是相當可觀的。

        工人群眾不僅在物質和道義上支持《真理報》,還積極參加辦報。報紙出版的第一年,就發表了五千多篇工人通訊,第二年增加一倍多。報紙一半以上的篇幅是由工人通訊員的稿件組成的。

        從《火星報》開始,列寧創辦和領導的許多布爾什維克報紙都積極吸收通訊員參加工作。工人參加報紙工作的人數逐年增多。十月革命后,在蘇維埃國家的每個角落開展工農通訊員運動,人民群眾給報紙寫稿巳成為生活習慣了。1923年4月,列寧主持黨的第十二次代表大會,特別作出關于宣傳、報刊和鼓動問題的決議。決議指出加強報紙與工人群眾關系的主要成績屬于工人通訊員,他們在報刊中日益起著重要作用。1924年,列寧病逝時,全國已有十萬名工農通訊員。

        既然報紙有宜傳鼓動和組織的作用,列寧在論述群眾性問題時,總是強調報紙與群眾的關系。他特別重視讀者來信,高度評價讀者的反響、批評和建議。還在十月革命前,列寧就指出,工人的支持和批評,他們撰稿、提供材料和反映情況,是《工人報》站穩腳跟并保證出版的重要條件。十月革命后,蘇維埃政權給廣大人民群眾提供了參加報紙工作的可能性。列寧更是經常指示報紙,要加強與群眾的聯系,加強讀者來信的工作。1922年 1月26日,列寧給《貧農報》副總編輯維·卡爾賓斯基的信,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列寧要他每兩個月告訴一下收多少信,信中有什么重要的、持別重要的和新的東西,群眾情緒如何,什么是最迫切的問題等。這封信反映了列寧關于報紙群眾工作的一個重要思想——要認真對待讀者來信,并以此加強報紙和群眾的聯系。

        解決報刊宣傳的新課題

        十月革命勝利后,在俄國建立了第一個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歷史發展的進程把奠定社會主義經濟基礎、建社會主義社會的艱巨任務提到黨和蘇維埃國家的面前。列寧在《蘇維埃政權的當前任務》中,闡述了建設社會主義的許多重要問題,指出黨已經說服了俄國,奪取了俄國,現在應當管理俄國。他認為,從“剝奪剝奪者”進到“管理俄國”,首要的任務是創造高于資本主義社會的社會經濟制度。列寧在為蘇維埃匡家擬定建設綱領時,充分估計了報刊在實現社會主義建設計劃中的作用。

        在黨的工作重心轉移的時期,報刊宣傳怎樣也來一個歷史性變革,以適應從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的社會的要求,是報刊宣傳面臨的新課題。列寧解決了這-課題,規定了過渡時期報刊的主要任務和作用。

        列寧認為,在過渡時期,報刊應該作根本性的改變,由主要報道政治新聞的工具,變成對人民群眾進行經濟教育的重要工具,變成向群眾介紹按新方式組織勞動的工具。

        怎樣完成這一歷史性變革呢?列寧認為,首先要改變宣傳方針,要“少談些政治”,“多談些經濟”。所謂“少談些政治”,就是少來些政治喧嚷,少來些脫離實際的無稽之談,少來些吹牛和諾言。所謂“多談些經濟”,就是多搜集、調查和研究現實生活中的各種事實,群眾建設新生活的事實,為經濟管理提供經常而真實的資料,督促人民群眾,特別是經濟戰線上的廣大工作者按新方式組織勞動,建設新生活。“少談些政治”,“多談些經濟”,是列寧提出的報紙宣傳的新方針。它以當時歷史任務為根據,具有強烈的針對性。1918年3 月,蘇維埃政權在締結布列斯特和約后取得喘息時機。列寧認為,必須抓住這一時機醫治創傷,發展經濟;必須提出精打細算、節省開支、不偷懶、不盜公肥私、遵守勞動紀律的迫切口號。列寧認為切實實現這些口號,既是挽救弄得半死的國家的唯一條件,又是取得社會主義徹底勝利所必需的條件。既然當時無產階級專政在經濟生活方面的意義占重要的地位,那么“階級專政的機關報”就理所當然地要多談經濟,多談經濟建設對鞏固無產階級專政的重要性,多談如何建立社會主義經濟基礎,多報道人民群眾按新方武組織生產、管理國家,建設新生活的事實。總之,要轉向經濟宣傳,從政治上著眼說明經濟,把整個宣傳工作逃立在經濟建設的政治經驗之上。

        當時報紙存在著與此要求相反的情況,充斥著夸夸其談,對資本主義傳統的保持者不斗爭,對在國有化后仍舊散漫、胡鬧和懶惰的工廠采取容忍態度。列寧因而批評說:“不象革命報刊,不象一個階級專政的機關報。”

        列寧是在《論我們報紙的性質》這篇重要論文中,第一次明確提出“階級專政的機關報”的理論的。他把報刊比作一只鐵拳,說只要充分發揮這只鐵拳的作用,就能成為強有力的武器,就能粉碎“資木家和維護資本主義習慣的寄生蟲的反抗”,就能“同具體的壞人進行認真的、無情的、真正革命的斗爭”。

        列寧認為,過渡時期報紙的主要任務,是用生活中的具休事例和典型來教育群眾,注意工廠、農村和部隊內部的日常生活,宣揚新鮮事物,號召向好人好事學習,對需要捐責的壞人壞事展開社會批評。

        資本主義蹂躪人民的天才,壓制人民的熱情,只有社會主義才第一次在人類歷史上使人民的才能和積極性得到發揮。黨和蘇維埃報刊的崇高任務,就是表現人民的創造才能和建設社會主義的積極性。列寧指示報紙:一定要“多接近生活。多注意工農群眾怎樣在日常工作中實際地建設新事物。多檢查這種新事物含有多少共產主義成分。”

        社會主義時期是衰亡著的資本主義與生長著的共產主義彼此斗爭的時期。新事物誕生時總是比較弱小,必須熱情支持它,使它茁壯成長。列寧教導說,要十倍注意和關心共產主義的幼芽,要描寫最好的食堂或托兒所,用一切辦法使它們中間的某些組織變成模范組織。列寧還教導說,要詳細描述在模范的共產主義工作下怎樣節省人力、產品,怎樣便利消費者,怎樣把婦女從家庭奴隸境遇中解放出來。要把模范組織的做法推廣到全社會和全體勞動群眾中去。進具體事例教育勞動者建設新生活是列寧一再闡發的的想想,用實例、抓典型,表揚先進,推廣經驗是列寧向報紙提出的主要報道形式。當然,在主要采取表揚報道形式的同時,也不能忽略批評的報道形式,列寧號召“向腐朽的資產階級民主的舊殘余開火。”

        列寧不僅規定了過渡時期報紙宣傳的主要任務,提出了新的宣傳方針,還指出了報紙宣傳實行歷史性轉變的道路和方法。在具體指導報紙如何成為“社會主義建設的工具”上,《生產宣傳提綱》、《給<濟經生活報>編輯部的信》和《論統一的經濟計劃》等文有著特別重要的意義。

        列寧關于過渡時期報紙的主要任務和作用的論述,是馬克思主義新聞理論的有機組成部分,是馬克思主義新聞理論在新的歷史時期的合乎規律的發展。

        向列寧學習

        列寧不是一個普通的報紙工作者,而是最高類型的報紙工作者,杰出的布爾什維克報刊的創始人、活動家和理論家。他為黨的事業不斷創辦革命報刊的堅強意志,運用報刊這個銳利武器永遠進擊的戰斗風格,為發展報刊不斷豐富報刊理論的創新精神,永遠值得無產階級的廣大新聞工作者學習。

        列寧在怎樣做好報紙宣傳工作方面布許多成功的經驗值得我們學習。

        深入實際,調查研究是列寧做報紙宣傳工作的一個顯著特點。1894年12月23日,在彼得堡涅瓦關外的謝免尼可夫工廠里發生了一次鬧得很兇的工潮。工人們搗毀了工廠的辦公處,痛打了某些高級職員,向趕來鎮壓的警察投擲石塊。列寧得知消息后,到他領導的工人小組去了解是怎么一回事,為什么會發生這次工潮和為什么不及時讓他了解情況。當他得到的只是泛泛的回答時,決定親自搜集材料,最后寫成了告謝免尼可夫工廠工人書。列寧起草的這個第一個鼓動傳單雖然散發遲了,但受到工人們的歡迎,他們在工廠各處大聲朗讀。

        在彼得堡“斗爭協會”工作期間,列寧寫了不少革命傳單。這些傳單都是在深入實際,細心收集和核實具體材料的基礎上寫成的。1895年11月5日,由于生活極端困苦,托倫頓工廠五百個紡織工人舉行了罷工。列寧為了寫傳單號召全體工人支持罷工工人,特地訪問了工人尼·葉·美爾庫洛夫,并交給他四十盧布,請他轉交給被捕的工人家屬。此外,列寧還通過該廠的產品檢查員克羅利科夫了解情況。克羅利科夫按列寧擬訂的提綱收集到一大本材料,還作了口頭補充。即使是這樣,列寧還嫌不足,又派克魯普斯卡婭和雅庫波娃打扮成女工模樣,到工廠的宿舍去進一步了解情況,訪問一部分單身工人和一部分有家屬的工人。列寧根據調查到的豐富材料,最后寫了通訊和《告托倫頓工廠男女工人》傳單。從通訊和傳單看,列寧對該廠的情況熟悉極了。傳單里詳細列舉了托倫頓工廠工人生活中的事實,這對工人產生了巨大的影響。這次罷工結果工人獲得了勝利。《告托倫頓工廠男女工人》這張傳單列舉的都是具體的事實,又說得明明白白,令人信服。它刊載在1896年春天出版的《工人》文集第一、二期合刊號上。

        列寧在深入實際中觀察生活,抓住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冷靜地思考和研究現實。他之所以對工人的習俗和每一個能表明工人生活狀況的細小事情都感興趣,是因為他認為習俗和細節能有助于了解工人的覺悟程度和他們的全部生活。寫鼓動傳單和小冊子在列寧早期革命活動中占重要地位。他十分重視宣傳鼓動工作,認為通過宣傳和鼓動能啟發工人群眾的思想覺悟,提高他們的斗爭水平。列寧寫鼓動傳單總是從群眾的思想、生活實際機子廠的現實情況出發,占有大量材料,用通俗易懂的語言向工人們敘述事實,講解革命道理。要做到這一點,不深入實際調查研究是無法做到的。正是在彼得堡“斗爭協會”時期,列寧提出了研究各個工廠工人的工作條件和生活條件的問題,編了一份詳細的調查提綱。工人小組的每-一個宣傳員都有一份調查提綱,據此收集各種情況。列寧不僅要求工人小組的宣傳員收集情況,本人也同樣做這項工作,不放過任何一個了解情況的機會。工人們去看列寧,他總是問這問那。有的工人不大習慣,被他盤問得汗如雨下。

        十月革命后,列寧乃然很重視收集和研究現實材料。他要求報紙宣傳避免一般的議論和政治喧嚷,要反映建設新生活的事實,盡力弄清實際成績在哪里,是怎樣取得這些成績的以及如何使成功經驗得到推廣。列寧對地方上來的反映事實的材料特別感興趣,認為報紙發表這類材料尤為重要。1918年9月18日,他在聽到一個縣委會主席米哈依爾·薩那也夫敘述農村階級斗爭和貧農委員會情況的有趣材料后,給《真理報》編輯部寫信,請報紙把薩那也夫的話登出來。深入實際調查研究是了解情況掌握材料必不可少的一環。列寧在他的最后著作《寧肯少些,但要好些》、論《合作制》等文中,一再發揮了必須用具體事例教育勞動人民建設新生活的思想。

        密切聯系群眾,關心培養教育通訊員和作者,是列寧報刊活動的另一一個顯著特點。他認為與廣大群眾通訊員和作者保持密切聯系是報紙編輯部及時了解情況、辦好報紙的重要條件。列寧特別重視編輯部同廣大工人的聯系,千方百計擴大工人通訊和信件的來源。早在革命活動初期,他就與五金工人伊凡·巴布什金進行了很好的合作,巴布什金成了他的得力助手和最積極、最熱心的通訊員。列寧對巴布什金作過詳盡的指導,告訴他怎樣搜集材料,怎樣寫通訊。在籌辦《火星報》時,列寧花了許多工夫物色通訊員和代辦員,特地和巴布什金商量給《火星報》征求工人通訊員和作者。在《火星報》創辦過程中,列寧不止一次地給通訊員寫信,要求他們不僅給報紙寫稿,而且要給報紙寫信,以便加強聯系,加深相互之間的了解。列寧在領導《前進報》和《無產者報》時,特別強調要發動工人寫稿,組織工人訂閱報紙。正是在辦《前進報》和《無產者報》時期,列寧找到了先進工人參加報紙編輯部工作的有效形式——工人通訊員會議。工人通訊員們出席編輯部召開的會議,參加討論報紙的計劃和準備要發表的最主要的稿件。在斯托雷平反動年代,報紙編輯部同通訊員、作者通信變得相當困難,列寧仍一如既往地做通訊員和作者的工作。在他主持的《無產者報》的一次編委會上,就專門討論過聯系作者的問題。

        列寧熱心培養工人通訊員和青年作者。1913年夏他寫給《啟蒙》雜志青年作者的信就是一例。列寧說,這位青年的文章的題目選得很好,論述得也對,只是在辭章上下的工夫不夠。這里指的是文字加工問題。列寧主張作者要在辭章上下工夫,要善于用詞遣字,有自己的表達思想的方式,有自己的寫作特點。工人通訊應該用工人的語言和字眼說話,保持工人通訊的精神和風格。

        在與廣大群眾的聯系和接觸中,列寧不僅了解到許多情況,而且還可以發現適合給報紙寫稿的撰稿人。向報紙編輯部推薦作者和通訊員的做法,從一個側面說明列寧是多么關心報刊事業!一旦發現了適合給報紙寫稿的人,列寧就欣喜異常,抓住不放。有一次,列寧在和一個叫伊凡·切庫諾夫的農民的接觸中,發現這個農民的談話很有趣,很有意思,就建議他給報社寫文章。切庫諾夫說寫不了,因為在路上把眼鏡丟了,要配一副很困難。列寧聽后馬上給尼·亞·謝馬什柯寫信,請他務必幫助切庫諾夫配一副好眼鏡,因為切庫諾夫是一位能夠按自己的方式宣傳共產主義原理的很風趣的勞動農民。

        蘇維埃政權建立后,繁重的工作負擔使列寧兒乎沒有睡覺的時間。就在“我只有一個愿望——那怕休息 半小時也好"的情況下,列寧還擠出時間接見工人、農民、作家和記者。當《貧農報》編輯維·卡爾賓斯基帶著農民的信件來見列寧時,列寧長時間地仔細聽著卡爾賓斯基的敘述,關切地詢問農村靠什么生活,農民在操什么心。列寧高度評價農民給報紙的來信,說這才是真正的人的文件,是在任何一個報告中都聽不到的!這話使卡爾賓斯基不由地回想起革命前列寧在《前進報》和《無產者報》編輯部分析修改工人來信的情景。列寧總是以激動的心情,以滿腔的愛對待工人通訊員及其作品。

        依靠集體力量,采取集體方式做報紙工作,是列寧報刊活動的又一個顯著特點。克魯普斯卡婭在回憶錄中這樣寫道:“報紙工作中的集體性是弗拉基米爾·伊里奇的特點。可是這里必須提起注意的,就是弗拉基米爾·伊里奇不是從形式主義方面來看待這個問題。問題不在于:對一切問題征求同意;問題在于:一切問題經常都經過討論。”

        列寧尊重報紙編輯部里的每一個成員,和他們討論一切問題。在列寧的主持下,《火星報》駐慕尼黑的編輯部經常進行熱烈的討論,討論一切工作細節,討淪從各地寄來的每一篇通訊,研究每一篇文章。克魯普斯卡婭說她觀察過《火星報》編輯部的工作,記得列寧和普列漢諾夫就選擇什么主題的問題所進行的長時間的談話。編輯部通過開會或用通信的方式詳細討論每一個主題。《火星報》編輯部對決定每期報紙面目的社論更是用心討論,列寧力求報紙發表的每一篇社論和文章都有組織和指導作用。

        關于如何使報紙上的文章有組織和指導作用的問題,克魯普斯卡婭在《列寧在<火星報>》一文中作了很好的說明。她說,列寧特別重視選題,經常考慮的是選什么主題,什么是當前最迫切的主題。他總是力圖使《火星報》上的文章抓住工人運動在當前階段應該抓住的環節。

        集體討論文章是列寧的一貫做法。第一次俄國革命時期,列寧主編的各個布爾什維克報紙的編輯部里,在大多數情況下,全部材料(除電報和新聞外)都在編輯部會議上宣讀、討論。列寧與的文章也在會上念給編輯們昕,以便聽取各種意見和建議。

        列寧采取集體方式做報紙工作,突出表現在尊重黨員群眾意見、發揮群眾的積極性上。他認為黨的機關報應該是黨的集體創作的成果。關于出版《前進報》,列寧曾給同志們一封信。在這封信中,列寧要求俄國社會民主黨黨員不僅在口頭上,而且在行動上把黨的機關報看成是自已的報紙。他請求所有的人,特別是工人給報紙寫東西。報紙上沒有反映工人生活和斗爭的材料就不配稱為社會民主黨的機關報。列寧強調,有指導性的機關報應該和黨、和無產階級運動保持密切的聯系,走在群眾的前面,指明前進的方向,防止錯誤的做法。只有當機關報作為黨的集體創作的成果時,才能完成自己的使命。

        列寧尊重編輯部的每一個成員。他不僅尊重編輯的意見,而且尊重級別很低的普通工作人員的意見。有一次,擔任校對工作的維·卡爾賓斯基在校一篇文章時覺得有一處寫得不妥當,敘述得不對。他找列寧說出了自己的看法。列寧認真聽取了卡爾賓斯基的意見,并與同志們進行了討論研究。

        列寧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戰斗的一生。他在三十多年的革命生涯里獻身革命、獻身于黨的報刊事業。無論是在流亡瑞士期間,還是在革命成功后成了蘇維埃國家的領袖之后,列寧都把自己的職業填為“新聞記者”或“政論作家”。他積極要求參加新聞工作者工會。第一次全俄新聞工作者代表大會選他為名譽主席,蘇聯新聞工作者協會頒發的第一號記者證永遠是屬于偉大的弗拉基米爾·伊里奇·列寧的。列寧熱愛和重視報刊工作,無產階級新聞工作者因有列寧這樣一位同行而感到幸福和自豪。學習列寧的豐富的報刊理論和辦報實踐,研究他對新聞工作的指示和對新聞工作者的教導,無疑是一件極有意義的工作。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旗幟鮮明的堅決反對延遲退休
      2. 中組部原部長張全景談知青上山下鄉
      3. 五評胡錫進:要什么樣的“中國崛起”?
      4. 必須充分意識到:國民黨在關鍵時刻從未與大陸相向而行!
      5. ?王成是逃兵?網紅@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抓起來審審吧!
      6. 劉子厚:回憶毛主席在河北的幾個片斷
      7. 張治中曾申請加入中共遭拒,周恩來惋嘆我黨失去了一位元帥
      8. 什么是奢侈品?以及奢侈品為何正在毀掉我們的生活?
      9. 子午:胡錫進支持延遲退休的理由錯在哪里?
      10. 2020年的一個小總結
      1.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2. 中共的另一面,讓有些人膽寒!
      3. 關于毛澤東的18個謊言的最新進展
      4.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
      5. 他是統戰高手,為我軍帶來33個團,晚年預言主席地位將來會更高
      6. 歷史只記錄了朱元璋屠戮功臣,卻沒記錄功臣對老百姓干了什么
      7. 三年困難時期的人為錯誤和責任人
      8. 老田|主流黨史寫作的困境何在:從《周傳》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說起
      9. 戈爾巴喬夫,竟還不忘指點江山
      10. 天津肖老師歧視學生,家長卻集體簽名要留住老師,事情真相如何呢
      1. 歷史文獻:毛主席談我國還可能要走一段資本主義復辟的道路
      2. 張文茂:為什么會在理論上出現這么多的混亂?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5. 他們到底怕什么?
      6. 公知的哀嘆,30年啟蒙都白做了
      7. 鬧劇不斷——“茅臺貧困戶”果然是全村首富!
      8. 支持力挺港獨的王小妮復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張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國糧食人均超過三百公斤說明了什么?
      10. 潘家干凈嗎?
      1. 羅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團長告別!
      2. 張志坤:展望中美關系“重回正軌”的那一天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學習黨史,要正確評價改革開放時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訥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歲
      6.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
      aⅴ手机电影在线观看-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资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