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t91nd">

      <noframes id="t91nd">

      <noframes id="t91nd">

      首頁 > 文章 > 經濟 > 三農關注

      蔣高明:我國農業生態安全存在的問題分析——疫情新形勢下我國農業生態安全體系建設對策建議(連載)

      蔣高明 · 2020-07-16 · 來源:科學網
      收藏( 評論() 字體: / /
      長期以來,我國十分重視糧食的數量安全,忽視質量安全,造成了農產品價格低廉,農民紛紛撂荒,數量安全方面對進口依賴度大。目前,我國生態農業目前發展較為緩慢,亟待加強政策引導與扶持。

        新型冠狀病毒來勢兇猛,對國家、社會、家庭造成了各種各樣的影響。很多奮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獻出了寶貴的生命。疫情爆發有內外兩方面的因素,內因即病毒來源問題;外因則表現在生態環境退化與人體免疫力下降等方面。疫情還暴露了糧食安全隱患,一些糧食出口國為了自保,紛紛禁止糧食出口,社會上一度出現了糧食囤積潮。在黨和各級政府的努力下,疫情在我國得到了基本控制,但國外疫情依然十分嚴重,且有可能病毒與與人類長期共存。

        我國在疫情控制方面有兩大法寶,即中醫與生態農業,這兩大法寶今后需要加強。只有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尤其是保障農業生態系統健康,提高人體免疫力,才能變被動為主動。長期以來,我國十分重視糧食的數量安全,忽視質量安全,造成了農產品價格低廉,農民紛紛撂荒,數量安全方面對進口依賴度大。目前,我國生態農業目前發展較為緩慢,亟待加強政策引導與扶持。

        一、我國農業生態安全存在的問題分析

        (一) 農田生態退化

        近年來,我國糧食連年豐收,實現了“十三連增”,我國用占世界耕地面積不到1/10的土地生產出了世界1/4的糧食。然而,目前我國糧食生產方式依然較為粗放,實現糧食連年增長,消耗了大量的耕地資源,環境壓力很大,過大的承載也給土地帶來超強負擔。長期以來,我國農業生產一直堅持“高投入、高產出”模式,耕地高強度、超負荷利用,耕地質量呈現出‘三大’‘三低’態勢。‘三大’指中低產田比例大、耕地質量退化面積大、污染耕地面積大;‘三低’指的是有機質含量低(多地耕地有機質不足1%)、補充耕地等級低、基礎地力低。

        農業農村部發布的《全國耕地質量等級情況公報》(以下簡稱《公報》)把全國耕地按質量等級由高到低依次劃分為一至十等。其中,評價為一至三等的耕地面積為4.98億畝,占耕地總面積的27.3%;四至六等的耕地面積為8.18億畝,占耕地總面積的44.8%;評價為七至十等的耕地面積為5.10億畝,占耕地總面積的27.9%。我國現有耕地中,中低產田占耕地總面積的70%,耕地退化面積占耕地總面積的40%以上,南方土壤酸化,華北平原耕層變淺,西北地區耕地鹽漬化、沙化問題也很突出;全國耕地土壤點位污染超標率達到19.4%,南方地表水富營養化和北方地下水硝酸鹽污染,西北等地農膜殘留較多。

        我國很多地方,莊稼生產幾乎全靠化肥“當家”。國際公認的化肥施用安全上限是每公頃225千克,但目前我國農用化肥每公頃面積平均施用量超過400千克,是安全上限的1.93倍。土壤pH下降了0.3-0.8。我國化肥使用量一度高達5900萬噸/年。一方面是化肥使用量大,另一方面是化肥的利用率低,肥料沒被農業植物吸收,很大部分(60-90%)變成了污染。我國工廠化養殖動物每年產生大量動物肥料,但因養殖業與種植業分離等原因,這些本可成為很好肥料的動物肥料并未用到應該用的地方。

        (二) 國外種業大舉進駐中國

        全球種子市場總價值量約500多億美元,其中60%是商業種,約300多億美元。自留種比例不斷下降,目前已低至40%,還有繼續下降的趨勢。圍繞著種子這塊巨大的肥肉,各國之間展開了激烈的競爭,其中科技、資本與軍事實力強大的國家,在種子產業中占據的份額最大。全球70%以上的商業種集中在20多個國家,美國排在第一位,占19%。世界種子貿易也主要集中在發達國家,其中美國最高,其次是荷蘭、法國。而作為農業大國的我國,種子貿易僅排在第19位。

        全球著名的十大種子公司,孟山都(Momsanto,美國)、杜邦(Dupout, 美國)、先正達(Syngenta,瑞士)、利馬格蘭(Limagrain)、利馬格蘭(Limagrain,法國)、圣尼斯(Seminis,墨西哥)、埃德瓦塔(Advanta、荷蘭)、道化工(Dow,美國)、KWS AG(德國)、Delta & Pine Land(美國)、Aventis 公司(德國),除墨西哥之外,都分布在發達國家,美國就占四席。

        作物種子幾乎為美國等少數公司所壟斷,玉米、大豆、棉花、油菜、苜蓿的優勢在美國。其中孟山都在種業中的霸主地位至今無人撼動。除了上述四大美國種子公司對作物種子的壟斷外,美國一些成規模的公司如Beck's公司(玉米)、AgReliantGenetics(大豆)、藍多湖(苜蓿)S&W Seed(高粱和向日葵)等也表現不俗。毫不夸張地說,美國幾乎實現了對全球作物種子市場的絕對控制。

        由于作物種子被美國為主的商業公司壟斷,其他國家的商業資本只好對蔬菜和花卉種子加大了種子“殖民”力度,其中歐洲與以色列瓜分了全球蔬菜種子市場。荷蘭是全球最大的花卉出口國(占國際花卉市場的40-50%),是全球第四大農產品出口國。該國埃德瓦塔(Advanta)主要種子業務是油菜、向日葵;瑞克斯旺種苗公司是全球著名的蔬菜種子企業,在蔬菜經營方面位于世界第五位,其在中國山東壽光推廣的“布列塔”茄子被吹噓為“茄子樹”;另外還有“薩菲羅”菜椒,“塔蘭多”五彩椒等產品已占據中國大部分市場;安莎種子公司是以甘藍(圓白菜)、胡蘿卜、洋蔥起家的老牌荷蘭蔬菜種子企業,其在甘藍育種上處于全球領先地位。

        其他國家對種子市場的大概布局如下:法國利馬格蘭農業合作組織,是世界最大的蔬菜種子公司;圣尼斯(Seminis)是墨西哥最大的種子公司,主要種子業務為瓜果和蔬菜;法國安內特(Aventis)公司為世界第四大蔬菜種子公司;以色列海澤拉公司以小番茄種子見長,該公司在中國的主打產品為“夏日陽光”小番茄,創造了中國種子價格的最高記錄,單價幾乎超過了黃金(單價為220元/克,黃金價格為280/克);日本瀧井種苗公司收購土耳其Rito Seed蔬菜育種公司后,在全球蔬菜種子市場也分得一杯羹;丹麥Jensen Seeds是全球雜交菠菜領域的領先企業。

        種子強國中不乏當年“八國聯軍”的影子。由于我國對種子入侵不加防范,作為全球最大農業國的中國,變成了發達國家“種子殖民地”。早在上世紀80年代,杜邦、孟山都、先正達等跨國公司就開始悄無聲息地布局和搶占中國市場,紛紛在中國設立辦事機構,聘請技術人員、建立研發中心,布置品種試驗,參股本土市場的優勢種子企業,成立合資公司等等。目前,在我國注冊的外資種子企業已超過了70家。國外大公司憑借其先進的科技、雄厚的資金、豐富的國際市場運作經驗迅速控制了我國高端蔬菜種子50%以上的市場份額。繼美國成功打敗了中國的大豆和棉花種業后,玉米和水稻種子也岌岌可危。

        過去100年的時間內,全世界已經有超過1000個品種的家養動物滅絕。在我國,同樣遭受禽畜品種危機,曾經聞名遐邇的原生北京鴨、九斤黃(雞)、溧陽雞、大尾寒羊等畜禽品種已經或瀕臨滅絕。畜禽品種的大量減少會造成品種的單一化,而農業品種多樣性的消失,則是農業崩潰的前兆。

        ()農業生物入侵

        2020年3月16日,天津海關所屬新港海關在一批美國進境的78.93噸燕麥種子中檢出檢疫性有害生物豚草,在燕麥種子中檢出這種有害生物在全國口岸尚屬首次。豚草生命力極強,會抑制其他植物生長,破壞原有生態系統。此次進境繁殖材料批次量大,有害生物豚草易于隨貿易而傳播及擴散,一旦和其他糧食種子一同播種,極有可能搶占生長空間,造成糧食減產,嚴重情況甚至會導致絕收。后經嚴密排查,該海關又先后截獲紅火蟻、新菠蘿灰粉蚧、菜豆象、中對長小蠹等有害生物,嚴防植物疫情傳入。

        從2019年1月入侵到2019年10月,草地貪夜蛾入侵了中國除東北三省以及西北青海和新疆外的26個省區的1538個縣,其中22個省發現幼蟲,查實發生面積1500多萬畝,實際為害面積246萬畝。草地貪夜蛾自2018年12月侵入我國后,對于玉米等糧食作物生產安全構成了重大威脅。 除了玉米,還有可能危及小麥。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統計,基于2018年對12個非洲國家的估算,草地貪夜蛾對玉米造成的年損失多達1770萬噸,足夠養活上千萬人口。草地貪夜蛾作為一個入侵害蟲,已經完成了從入侵-定植到暴發前的兩個重要過程,今后幾年將呈重發態勢,對我國糧食安全構成嚴重威脅。草地貪夜蛾幼蟲可取食76科350多種植物。

        農業生物入侵不是近年來發生的事情。早在2011年6月,浙江舟山口岸就從一船從美國進口的轉基因玉米中,檢測出糙果莧、長芒莧、西部莧、蒼耳屬、假高粱、三裂葉豚草、豚草、刺蒺藜草7種檢疫性雜草,其中糙果莧為首次檢出。糙果莧等異株莧種類雜草植株中含亞硝酸鹽,其莖葉被食用后對牲畜和人類有毒害作用,且危害熱帶、亞熱帶地區幾乎所有重要作物,與作物爭奪生長空間和資源,導致作物嚴重減產。 這些雜草具有很強的抵抗除草劑能力的雜草,很難被草甘膦等除草劑殺死,被學術界稱為“超級雜草”。

        “超級雜草”正是人類自身釀下的苦果。究其成因,它與人類對除草劑的應用以及生物基因工程密切相關,人工干預明顯地加快了超級雜草的進化速度。人類轉給農作物的抗草甘膦除草劑基因,通過花粉傳播以及異花受精等方式,某些外源基因漂入野生近緣種或近緣雜草,從而形成耐多種除草劑、具抗性的野草化雜草。

        過去半個世紀以來,人們主要依靠化學除草劑以更便捷地控制雜草,其中被用得最為普遍的是草甘膦,它是當前廣泛應用的除草劑“農達”中的活性成分,也是多種轉基因抗除草劑經濟作物施用的化學劑。然而,拋棄傳統生態農業的耕作方式,能力超強的化學除草劑很快就會讓自然環境陷入困境:雜草將不可避免地進化出能應付各種化學物質的抗性。事實上,在美國除阿拉斯加和夏威夷之外的48個州的空地上或路邊,隨處可見三裂葉豚草。對野莧、豚草以及其他惡性雜草,當前美國主要的經濟作物雜草防控技術束手無策,這些雜草一旦在我國農田泛濫成災,將后患無窮。

        ()植物病害加劇

        由于耕地退化,最近幾年多地爆發了植物病害,涉及主糧、油料作物、蔬菜、果樹、中草藥等。以小麥為例,小麥苗期發黃,嚴重的出現根腐死苗,且有愈加嚴重之勢,很多農民朋友都心急如焚。小麥莖基腐病已成為我國麥區常發病害。小麥受紋枯菌侵染后,在各生育階段出現爛芽、病苗枯死、花稈爛莖、枯株白穗等癥狀。該病在小麥主產區河南、山東、河北等省爆發較為頻繁。

        除了基部,小麥地上部也出現了植物病害。條銹病在我國西北和西南高海拔地區越夏。越夏區產生的夏孢子經風吹到廣大麥區,成為秋苗的初浸染源。病菌可以隨發病麥苗越冬。春季在越冬病麥苗上產生夏孢子,可擴散造成再次侵染。細菌性條斑病分布在北京、山東、新疆、西藏等地,主要危害小麥葉片,嚴重時也可為害葉鞘、莖稈、穎片和籽粒。病部初現針尖大小的深綠色小斑點,后擴展為半透明水浸狀的條斑,后變深褐色,常出現小顆粒狀細菌膿。褐色條斑出現在葉片上,故稱為細菌性條斑病。病斑出現在穎殼上的稱黑穎。

        就像人和動物會生病一樣,植物也會生病。農業上,讓植物生病的原因很多,除了病毒細菌的感染外,也會因營養元素缺乏或環境污染引起莊稼生病,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如果莊稼生長在健康的環境中,莊稼本身根繁葉茂,就基本不會生病,或者有點小病莊稼也能夠依靠自身的“免疫”力量抵抗過去。營養元素的缺乏,水分的不足或過量,低溫的凍害和高溫的灼病肥料農藥使用不合理,或廢水廢氣造成的藥害毒害等都能導致植物疾病。由生物引起侵染性病害有傳染性,病原體多種,如真菌細菌病毒線蟲寄生性種子植物等。

        農作物和林木的病害若大面積發生,常使國家經濟和人民生活遭受嚴重損失。有些患病作物還會引起人畜中毒。一些優質高產品種往往因病害嚴重而被淘汰。植物病害的發生和流行,除自然因素外,常與盲目開墾植被、過度獵取生物資源、工業污染以及農業措施不當等人為因素有關。在現代農業中,過度使用化學物質,造成耕地污染并引起生物多樣性下降,長期使用農膜等也造成了病害流行。

        (五) 食物鏈污染

        為生產和加工食物需要,或為了商品自身需求,或為了滿足消費者對食物品相感官等的不當需要,人類發明的無機或有機化學物質,包括飼料添加劑、農藥、化肥、地膜、除草劑、食品添加劑、獸藥、重金屬等。人類到底發明或使用了多少化學物質?估計是沒有人能夠說得清的。根據我們初步統計,我國有50626種化學物質或商品,是取得合法身份允許使用在農業生產的不同環節的。

        農藥的大量使用說明我們的生態環境的惡化進程。人類與“害蟲”抗爭了近一個世紀,但是人類并沒有控制住“害蟲”的危害。一百多年后,人類并沒有放棄滅殺“害蟲”這條錯誤路線,而是越走越遠了,當年西方犯的這個錯誤現在在我國重演。常見的農藥包括溴酸鉀、硝基呋喃代謝物、敵敵畏、百菌清、倍硫磷、苯丁錫、草甘膦、除蟲脲、代森錳鋅、滴滴涕、敵百蟲、毒死蜱、對硫磷、多菌靈、二嗪磷、氟氰戊菊酯、甲拌磷、甲萘威、甲霜靈、抗蚜威、克菌丹、樂果、氟氯氫菊酯、氯菊酯、氰戊菊酯、炔蟎特、噻蟎酮、三唑錫、殺螟硫磷……

        倒退四十年,我國接觸的農藥種類只有六六六、敵敵畏區區幾種,且很少在食物鏈中使用。現在國家明文規定的,食物中不能超標使用的農藥就高達3650項!其中鮮食農產品高達2495項,這些農藥可能在日常食物中會遇到。

        在食物中,已發生了農藥殘留的“雞尾酒”現象。2015年,某環保組織分別在上海、廣州三地抽樣檢測發現,北京40%的樣品含有5種以上農藥殘留,其中油麥菜、番茄、黃瓜混合農殘嚴重;廣州市河漢區棠下農貿市場出售的紅豇豆檢出氧樂果超標64倍,克百威超標26倍。超市中某些精品菜含腐霉利1.1ppm;毒死蜱2.2ppm;某便民市場菜市場韭菜腐霉利高達21.2ppm;即使某綠控基地產的韭菜也檢出腐霉利4.7ppm。抽檢的數據顯示,國內消費的蔬菜比出口的蔬菜含有更高的農藥殘留,且出現明顯的農藥“雞尾酒”現象。如在45 個樣品中,共有40個樣品檢測出50 種農藥殘留,北京某某瑪超市一顆草莓上竟含有13 種農藥殘留,總量早就超過了1ppm。

        目前,我國每年農藥使用面積達1.8億公頃次。半個世紀以來,使用的六六六農藥就達400萬噸、DDT 50多萬噸,受污染的農田1330萬公頃。農田耕作層中六六六、DDT的含量分別為0.72 ppm和 0.42 ppm;土壤中累積的DDT總量約為8萬噸。我國每年農藥用量337萬噸,分攤到13億人身上,就是每個人2.59公斤!這些農藥到哪里去?除了非常小的一部分(<1%)發揮了殺蟲的作用外,大部分進入了生態環境。

        (待續)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旗幟鮮明的堅決反對延遲退休
      2. 中組部原部長張全景談知青上山下鄉
      3. 五評胡錫進:要什么樣的“中國崛起”?
      4. 必須充分意識到:國民黨在關鍵時刻從未與大陸相向而行!
      5. ?王成是逃兵?網紅@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抓起來審審吧!
      6. 劉子厚:回憶毛主席在河北的幾個片斷
      7. 張治中曾申請加入中共遭拒,周恩來惋嘆我黨失去了一位元帥
      8. 什么是奢侈品?以及奢侈品為何正在毀掉我們的生活?
      9. 子午:胡錫進支持延遲退休的理由錯在哪里?
      10. 2020年的一個小總結
      1.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2. 中共的另一面,讓有些人膽寒!
      3. 關于毛澤東的18個謊言的最新進展
      4.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
      5. 他是統戰高手,為我軍帶來33個團,晚年預言主席地位將來會更高
      6. 歷史只記錄了朱元璋屠戮功臣,卻沒記錄功臣對老百姓干了什么
      7. 三年困難時期的人為錯誤和責任人
      8. 老田|主流黨史寫作的困境何在:從《周傳》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說起
      9. 戈爾巴喬夫,竟還不忘指點江山
      10. 天津肖老師歧視學生,家長卻集體簽名要留住老師,事情真相如何呢
      1. 歷史文獻:毛主席談我國還可能要走一段資本主義復辟的道路
      2. 張文茂:為什么會在理論上出現這么多的混亂?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5. 他們到底怕什么?
      6. 公知的哀嘆,30年啟蒙都白做了
      7. 鬧劇不斷——“茅臺貧困戶”果然是全村首富!
      8. 支持力挺港獨的王小妮復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張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國糧食人均超過三百公斤說明了什么?
      10. 潘家干凈嗎?
      1. 羅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團長告別!
      2. 張志坤:展望中美關系“重回正軌”的那一天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學習黨史,要正確評價改革開放時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訥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歲
      6.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
      aⅴ手机电影在线观看-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资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