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t91nd">

      <noframes id="t91nd">

      <noframes id="t91nd">

      首頁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能夠為“生產力”虛構“生產關系”嗎? ——“工業黨及其文學想象”工作坊綜述

      張泰旗 · 2020-07-16 · 來源:文藝批評
      收藏( 評論() 字體: / /

        編者按

        “工業黨”的命名最早大約出現于2011年,但這一思潮卻萌芽于世紀之交的歷史轉折之中。在消費主義擴張的年代,“工業黨”沒有放棄對公共性和宏大敘事的追求,八、九十年代宏觀社會結構性變遷的現實構成了“工業黨”最主要的問題意識。在當下,“工業黨”的話語和觀念已逐漸成為主流傳媒輿論場的重要組成部分,并在網絡上引起了熱議。此前,《東方學刊》曾多次刊發關于“工業黨”的學術論文,海南大學召開的“當代文學研究的問題與方法”學術研討會也曾以即興對話的形式關注并討論了包括“工業黨文學”在內的處于當代文學邊緣地帶的各類文學類型及其文化潛力,引起了文學界的廣泛關注和思考。

        2020年6月26日,《東方學刊》、《現代中文學刊》和華東師范大學中國創意寫作研究院、華東師范大學中國現代文學資料與研究中心在騰訊會議線上平臺聯合主辦了“工業黨及其文學想象”工作坊,試圖從“工業黨文學”出發,在主流文學之外,尋找文學表達和文化想象的多種可能。“文藝批評”今日特推送此次研討的綜述原稿,以饗讀者。文末附上研討全部議程,供讀者參考。感謝主辦方授權“文藝批評”轉載!

        綜述執筆人:張泰旗

        “工業黨”的命名最早大約出現于2011年,但這一思潮卻萌芽于世紀之交的歷史轉折之中。在消費主義擴張的年代,“工業黨”沒有放棄對公共性和宏大敘事的追求,八、九十年代宏觀社會結構性變遷的現實構成了“工業黨”最主要的問題意識。在當下,“工業黨”的話語和觀念已逐漸成為主流傳媒輿論場的重要組成部分,并在網絡上引起了熱議。2018年9月,《東方學刊》創刊號刊載的《歷史轉折中的宏大敘事:“工業黨”網絡思潮的政治分析》一文,可謂首次公開發表的專門研究“工業黨”群體及其意識形態的學術論文。此后,《東方學刊》在2019年3月召開了關于“工業黨”的專題研討會,討論成果形成了當年夏季刊的“‘工業黨’的文化自覺”研究專輯,將“工業黨”問題進一步帶入了學術界的視野中。2019年11月,在海南大學召開的“當代文學研究的問題與方法”學術研討會期間,劉復生、羅崗、倪文尖、毛尖、李云雷、吳曉東和霍艷等七位學者展開了一次即興對話,關注并討論了包括“工業黨文學”在內的處于當代文學邊緣地帶的各類文學類型及其文化潛力,引起了文學界的廣泛關注和思考。鑒于此,《東方學刊》、《現代中文學刊》和華東師范大學中國創意寫作研究院、華東師范大學中國現代文學資料與研究中心,于2020年6月26日在騰訊會議線上平臺聯合主辦了“工業黨及其文學想象”工作坊,試圖從“工業黨文學”出發,在主流文學之外,尋找文學表達和文化想象的多種可能。

        第一場討論由華東師范大學羅崗教授主持,重慶大學的李廣益、陜西師范大學的趙文、北京師范大學的耿弘明以及復旦大學的林凌等四位學者分別做了報告。重慶大學的李廣益力圖從相對宏觀的角度界定和把握工業黨小說。他認為當下中國的網絡文學在世界文學的薄弱環節脫穎而出。如《臨高啟明》等作品對于發達、成熟的現代工業對人類生存意義的肯定,顯然是具有普遍意義的。在李廣益看來,“工業黨”小說代表著一批“沉默的知識分子”的文化自覺,借助于網絡小說,那一批在以往不太可見的理工類知識分子表達了他們的文化想象。

        北京師范大學的耿弘明討論了網絡小說與工業美學天然有關系的原因,他認為工業美學源于創作者的工科背景,由于有工科學歷背景的創作者增多,這類小說自然而然就形成了一種工業美學。而論及對網絡文學工業化的理解,耿弘明認為這首先是指一種系統論的創作方式;其次是機器戀物,即對機器的戀物替代對自然美的戀物;最后則是指一種可復制、可操作的寫作模式,因而可被視為真正意義上的文化工業。耿弘明認為,在當下,我們面對著無數新經濟現象以及獨創的體制與奇思妙想,這些新現象產生了這些小說,它們代表著一種中國新美學的發生。

        復旦大學的林凌討論了研究工業黨小說的問題意識,指出其一是對八十年代以來的主流文學體制的不滿;其二是研究工業黨小說中改造爽文的機制,即如何使“舊瓶”裝“新酒”;其三是探討工業黨小說中的審美機制。林凌認為這類小說有一種創作“工業操作手冊”或“企業經營指南”的偏執,它并不試圖將世界上升為抽象的存在,而是把復雜的總體性錨定在唯物的地基上,需要討論的是使之成為審美對象是如何可能的。

        陜西師范大學的趙文認為,工業黨小說不像傳統工業小說那樣去反思生產關系,而是通過唯生產力的邏輯來虛擬生產關系。近10年來,越來越多的“產業文”作者利用自己專業性的行業知識,穿越回某個“成問題”的歷史節點,重新“復盤”具體行業的典型困境,以專業方式在“過去的危機”節點上扳開歷史的實際軌道。而這是用物質文化邏輯來做支撐的。工業黨小說以現有的生產力回到過去,但依然無法使這些生產力完全發揮作用并產生出一種新的生產關系。趙文指出,如何使工業黨小說真正體現工業文化的創造性,這是可以期待的一個發展方向。

        中國藝術研究院的孫佳山對第一組的報告做了概括性的討論。孫佳山認為,沒有必要夸大網絡文學的媒介特征,它實際上是城市通俗文學的一個新形態,是伴隨著中國城市化的進程出現的,而這也正是工業黨文學存在的一個基本前提。在孫佳山看來,我們對工業黨的評價有一個寫作和理論、批評之間的錯位。研究者始終想通過工業黨小說與80年代產生對話,但對于創作者來說,他們并不在乎80年代的思想。研究者想要對話或對抗的東西,創作者實際上并不了解。對于工業黨小說來說,它們的問題還在于始終在一個封閉的區間內通過科技來解決問題,而沒有考慮到外在的大的歷史進程,例如“明穿”工業黨小說就沒有考慮明清小冰期這一氣候變化等。在孫佳山看來,在最近這一個周期,網絡文學、工業黨小說缺乏一種更積極的想象力。因此,我們不應該過于樂觀,既不要捧殺也不要棒殺工業黨文學,而是回到具體的現實問題和社會結構中來思考。

        會議的第二場由華東師范大學的毛尖教授主持,幾位學者聚焦于“‘泛工業黨文學’的‘關懷’與‘情懷’”展開討論。陜西師范大學的霍炬指出,當代的文學研究和文學創作,有一個大原則始終沒有變,即在理論上是審美中心主義和語義學的,這在文學圈中形成了一種自律的文學想象。當下的文學研究界和文學創作界,在知識上是自我繁殖的,在創作上是自我復制的,而文學中的直接感受在文學研究中是被排斥的。霍炬認為,閱讀工業黨小說時產生的“帝國感”等一系列感受與當今主流意識形態觀念既有勾連又有分歧。通過網絡文學敘事可以看到,我們面對的不是需要什么樣的文學的問題,而是文學與政治應該建立起什么樣的關系的問題。在霍炬看來,在網絡文學、工業黨小說及其研究中,階級的可能性是否能夠表現出來,是我們應該拭目以待的。

        華東師范大學的潘妮妮將工業黨的情感形成作為一個中介來看待,并以此作為討論的出發點。她關注工業黨的情感與國家之間的聯系具有擴張力的原因,并將其落腳于后現代文化上來具體討論。例如,《少女與戰車》之間的各個要素是有規則的,但它們之間的結合點可以有一定的自主性。這些要素不斷地整合和呈現,其中存在著工業黨情感的日常培養和寄托。在這部作品中,若僅在“少女元素集合”、“機械元素集合”之間互動,將不會產生新的東西。然而加入“戰爭史元素集合”后,作品就變成一個非常活躍的領域,并從消費的范疇變成一個討論的范疇,從而使普通人能夠正當地參與政治的討論之中,進而帶來一種新的可能性。

        中山大學的陳頎通過對工業黨小說中的殖民帝國、國際秩序等想象進行了分析,為歷史穿越小說提供了一種批判性的閱讀方式,認為回到政制和經濟的差異才是區分“情懷黨”和“工業黨”的關鍵問題。在陳頎看來,《新宋》《宰執天下》《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包括《臨高啟明》等作品對世界秩序的構想,某意義上都沒有超克殖民帝國的維度,而如類似《赤色黎明》等作品的想象,才指向一種新的世界秩序,并提供一種新的可能。

        海南大學的喬煥江對泛工業黨進行了定義,指出其應為傾向于以理解和務實的態度進入歷史當下的群體,并以《帶著倉庫到大明》為例,分析了泛工業黨的政治情懷,力圖論析是社會主義被工業黨意識征用,還是工業黨意識使社會主義在新的歷史進程中產生政治的可能。喬煥江認為《大明》的工業黨意識體現為對工業技術和經濟基礎的倚重、對國家的高度認同和高度的民族主義甚至漢族中心主義。然而,《大明》又不僅僅只是對工業黨思維的圖解,它更為重要的是以工業黨姿態完成社會實踐的后設立場和政治情懷。站在這個后設的視點,工業黨意識就不是推動敘事的根本力量,而是主體完成社會實踐、實現政治抱負的有效策略。在這個意義上,《大明》有著濃厚的革命中國和社會主義的印記。通過治理術的工業化式的改造,《大明》使讀者擁有認識和掌握政治的技術化的可能。

        復旦大學的余亮對第二場的報告進行了點評并對提出的一些問題做了回應。余亮指出,他所討論的是一個比較狹義的工業黨,對于這些人來說,更喜歡的是通過政論介入公共意見領域,文學不是他們主要的領域。同時,討論工業黨小說時需要注意兩點,一是通過時間的角度,看它能給我們帶來什么。二是需要理解大多數屬于理工科的工業黨的知識譜系和話語方式。

        在會議最后的圓桌討論環節中,海南大學的劉復生認為,此次會議雖然并沒有直接討論文學內部的問題,但卻是一場真正意義上的文學批評的會議,它埋葬了舊的、傳統的思想文化,召喚出新的思想文化因素。在當下的歷史節點,文學批評需要及時發現科幻文學、網絡文學等邊緣地帶的創作形式的革命性因素,激發其創作潛能,并且使之自覺化。中國藝術研究院的魯太光則從純文學的角度出發來討論工業黨小說的問題,他認為當下的純文學背離了大多數人的生活世界,而網絡文學則恰恰解決了這個問題,它重構了文學與大多數人之間的關系。但網絡文學自己的問題在于,它更多停留在對人的生理和心理的解放上,而對人的情感和精神的解放涉及得較少。網絡文學中的工業黨小說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了這些問題,它涉及人的情感解放,甚至在向人的精神領域進軍。這是它被關注和研究的一個原因和重要的維度。中國社會科學研究院的劉大先認為討論工業黨小說,首先是歷史化的問題,我們需要勾勒出工業黨的情感結構或審美來源的脈絡,在文本和現實的兩個層面梳理清楚歷史的問題。如果就文本談文本,我們無法進行更為縱深的思考。其次是現實感的問題,在討論工業黨時,應該回到當下的現實,思考工業和其它產業之間的關系。只有在這種現實感中,我們才能定位如何進行一種工業黨的想象。最后,不能去政治化地討論工業黨,例如工業黨小說中的“帝國感”本身就包含著一種創傷性的記憶,因此需要找到一種新的話語來進行闡釋和想象。海南大學的李音認為如果工業黨小說要真正形成一種“帝國”的想象,那么經典文學的一些審美的東西是不應放棄的。經典文學的活力與工業黨小說等“非主流文學”之間在深層上是有一定關聯的,對文學或對我們的情感、世界想象來說,這兩頭都是不可缺的。此外,對于工業黨小說來說,除了內容,其寫作者的構成也應得到關注。“沉默的知識分子”這一脈絡不應籠統地放在文學史中,應同時考慮到文化生產力和傳播手段兩個因素。也需進一步地思考,這一類理工類知識分子的寫作在文學史中怎樣和其它的文學構成補充。余亮對一些問題做了回應,在他看來,理工類知識分子內部其實也是分化的,不能將其視為一個抽象的整體,例如數學專業等理科知識分子的思維就較為抽象,而工科知識分子則比較實際。同時他也贊同在工業黨小說中,美學是相當重要的。余亮認為,在那些最為關鍵的時刻,就是美學出現的最為重要的節點。陳頎認為,若在近代或20年前,我們的民族主義情緒和對帝國主義的反抗很容易理解。但今天再來討論這個問題,反思殖民帝國實際指向的是探索國際新秩序的問題。而在美學方面,工業黨小說中有很豐富的細節讓我們認識整個我們生活在其中卻又不了解的現代工業社會,同時也展現了世界上的風土人情。李廣益則指出,工業黨推崇的劉慈欣的科幻小說,具有將“工業美學”具象化的能力,這些是贏得廣闊受眾的關鍵。但在李廣益看來,在工業黨的文學文化表達中,“工業美學”其實還處于有待發展的狀態。而另外一個較大的問題則是,在工業黨、工業黨小說和工業黨小說的讀者中,女性都非常少,工業黨變成了男性專屬的領域,而不能在審美、價值上贏得女性的認可,這也是未來在討論工業黨小說時應該關注的問題。潘妮妮認為工業黨不是具體的,而是一個具有多重面向的帶有向心力的東西。在論及工業審美的正當性問題時,潘妮妮指出,在之前的主流文學中,工業的意象是比較負面的,并沒有取得正當的地位。但無論是工業、二次元還是民族主義的想象,其實是彼此成就的,它們在彼此成就的場域中,越來越具有正當性,也越來越重要,工業黨就處于這些響應和對抗的漩渦的核心。工業黨的這些面向對于我們了解其意義而言,是具有重要作用的。趙文提出,工業黨的敘事是以工業的細節來解決當下的問題。在以工業細節展開的敘事中,可能會帶出某些社會關系的問題,這并不是一種主動的設計,但卻必然會牽涉到社會關系的建構。喬煥江指出,工業黨小說不僅提出了工業化的問題,實際上也含有一個政治社會治理當中的制度環節的問題。因此,若從這一點來看,許多泛工業黨敘事真正吸引人的未必是非常細節地描寫工業化的方面,而更多可能是跟它相關的,在技術層面改變生產關系或社會關系的部分。因此,進一步的問題則是,在泛工業黨敘事中,工業黨意識是否只是一種策略或一種政治的可能。

        在兩場討論以及圓桌會議中,與會者不僅分享了關于工業黨以及工業黨小說的最新研究成果,而且還圍繞“非主流文學”與經典文學、工業黨小說與世界秩序的想象、工業黨小說中的“帝國感”等一系列問題展開了討論。盡管并非在所有問題上都達成了一致,但與會者卻通過討論使問題意識更加明確化了,為進一步推進“工業黨”的研究奠定了基礎。

        END

        “工業黨及其文學想象”

        工作坊

        主辦:《東方學刊》、《現代中文學刊》、華東師范大學中國創意寫作研究院

        第一場 | 為什么研究“工業黨文學”?

        主持:羅崗(華東師范大學)

        李廣益(重慶大學):世界文學視野中的工業黨網絡小說

        霍炬(陜西師范大學):工業黨文學敘事中直接的政治因素

        耿弘明(北京師范大學):網絡文學的科技國家書寫與李約瑟難題的想象解法

        林凌(復旦大學):為什么研究工業黨小說:一種有關文學的問題意識

        點評 :孫佳山(中國藝術研究院)

        第二場 | “泛工業黨文學”的“關懷”與“情懷”

        主持:毛尖(華東師范大學)

        趙文(陜西師范大學):科技樹——能為生產力虛構生產關系嗎?

        潘妮妮(華東師范大學):少女與戰車——后現代文化領域的“工業”入口

        陳頎(中山大學):歷史穿越小說中的“情懷黨”與“工業黨”

        喬煥江(海南大學):泛工業黨的政治情懷——以《帶著倉庫到大明》為例

        點評:余亮(復旦大學)

        

        圓桌討論:劉復生(海南大學)、魯太光(中國藝術研究院)、劉大先(中國社會科學院)、李音(海南大學)、朱羽(上海大學)、李海霞(上海大學)、項靜(華東師范大學)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旗幟鮮明的堅決反對延遲退休
      2. 中組部原部長張全景談知青上山下鄉
      3. 五評胡錫進:要什么樣的“中國崛起”?
      4. 必須充分意識到:國民黨在關鍵時刻從未與大陸相向而行!
      5. ?王成是逃兵?網紅@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抓起來審審吧!
      6. 劉子厚:回憶毛主席在河北的幾個片斷
      7. 張治中曾申請加入中共遭拒,周恩來惋嘆我黨失去了一位元帥
      8. 什么是奢侈品?以及奢侈品為何正在毀掉我們的生活?
      9. 子午:胡錫進支持延遲退休的理由錯在哪里?
      10. 2020年的一個小總結
      1.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2. 中共的另一面,讓有些人膽寒!
      3. 關于毛澤東的18個謊言的最新進展
      4.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
      5. 他是統戰高手,為我軍帶來33個團,晚年預言主席地位將來會更高
      6. 歷史只記錄了朱元璋屠戮功臣,卻沒記錄功臣對老百姓干了什么
      7. 三年困難時期的人為錯誤和責任人
      8. 老田|主流黨史寫作的困境何在:從《周傳》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說起
      9. 戈爾巴喬夫,竟還不忘指點江山
      10. 天津肖老師歧視學生,家長卻集體簽名要留住老師,事情真相如何呢
      1. 歷史文獻:毛主席談我國還可能要走一段資本主義復辟的道路
      2. 張文茂:為什么會在理論上出現這么多的混亂?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5. 他們到底怕什么?
      6. 公知的哀嘆,30年啟蒙都白做了
      7. 鬧劇不斷——“茅臺貧困戶”果然是全村首富!
      8. 支持力挺港獨的王小妮復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張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國糧食人均超過三百公斤說明了什么?
      10. 潘家干凈嗎?
      1. 羅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團長告別!
      2. 張志坤:展望中美關系“重回正軌”的那一天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學習黨史,要正確評價改革開放時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訥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歲
      6.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
      aⅴ手机电影在线观看-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资源网